林中遇

浮云遮眼

新坑!请注意查收

萌新辅助博vs国服辅助赞


一个你装我装互相暗恋的故事


想象一下,前一天明明是一个只会嘤嘤嘤的可爱徒弟,第二天就变成了国服野王的体验。


博:师父父,这个李白打我,我明明就是过了一下草丛


赞:(内心os:没事儿过对面的草丛干嘛....)别伤心,师父给你报仇【实际上打野技术还是昨晚看直播学的】


最后仇也没报成,还送了个双杀


博:师父父,李白坏坏(内心os:赞赞真可爱)


赞:哈..哈哈(尴尬)


驯服还有人看嘛,本来想着等驯服完结了再开新坑,但是现在感觉驯服就是在消磨我的热情,无语子更新了没人看,我都搞不懂是限流了还是真糊,桑心

【哨向】驯服(38)

哨兵博vs向导赞

性格偏博机战羡,有私设

















等肖战他们一行人再次回到训练场时意外地受到了其余哨向的关心,他们围着肖战发自内心地关切道,这反倒让肖战有些不适应,尴尬地捋着袖子。


王一博站在人群外看着中心的肖战,头一回没有爆发哨兵的占有欲。不知为何,当他真正同肖战一起经历了童年后,他愿意让自己的向导站在更高的位置去接受更多人的爱,也许在他看来,肖战就应该受到所有人的关心与喜爱。


“列队!”长官一声令下,众人快速地站成一排。他审视着众人的表情,而后开口道:“哨向比普通人拥有更大的能力,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伤亡更是不可避免,这仅仅是一次模拟就出了这样的乱子,你们扪心自问,自己就算真的赢了比赛,能担起最强哨向的名号吗?”


长官的话语掷地有声,且似一击重拳般砸在肖战心间。


“今日训练和昨天一样,哨向间注意做好配合,我不希望再看到昨天的情况。”长官说完就转身离开,吴随帮着开启了训练室后就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有半句废话。


“走吧。”肖战握住王一博的大拇指一起走向机甲。


他们再次坐上驾驶位时,昨天的情景又不自觉地在脑海中重现。王一博没有急着进入那扇门,而是静静地看着肖战仿佛在等待什么。


肖战自然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他眼睛微合朱唇轻启,“我的所有事你都知道了,我怕幽闭空间是因为小时候那个男人一回来,我妈就让我躲进柜子里,我只能听着看着却无能为力。”他咽了咽口水湿润下干疼的嗓子,“我怕尖锐的声音,是因为……它像极了汽车的刹车声。”


刹车声……王一博瞬间明白了肖战的恐惧,他从驾驶位走到肖战身旁,半弯着身体将肖战拥入怀中。“不怕了,以后都有我呢,我再也不会来晚了。”肖战埋在王一博颈窝中深吸一口气,然后竟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王一博有些搞不懂。


肖战看着王一博脸上的奶膘都带着疑惑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王一博被他笑得有些恼怒,挥舞着胳膊用力地拍打着肖战的手臂,“不许笑了!你还笑!”


肖战被打疼了却还是控制不住笑意,整个人可怜地缩在副驾驶的角落笑得眼泪直流。“疼~你别打我了。”他的声音笑的有些哑,却十分地勾人,王一博抬起的手更是停在半空,十分不自然地扯扯裤子,顺拐着走回了驾驶座。


肖战笑了半晌才发现王一博怪异地表情,他揩掉眼角的泪花关切地问:“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王一博幽怨的瞥了他一眼,“嗯。”


肖战立马跳下座位走到王一博身边,手抚摸着他的额头,“不热啊,你是怎么不舒服啊?”对着肖战真诚的眼神,王一博拉着肖战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慢慢下移,最终停在了紧绷的小兄弟上,“它难受。”


肖战:……


最终王一博顶着脑壳上被肖战捶出来的大包委屈地驾驶着机甲进入了那扇门,收起了笑闹的姿态两人打起百倍精神紧盯着窗外的场景变换。


“扛不住就闭着眼,把精神力给我。”不知道这是王一博第几遍的嘱咐,肖战听到一遍是感动,但是到现在他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哥哥我再怎么说也比你大六岁,别小看我。”肖战冲他挥了挥小拇指。


但实际的情况却让肖战疯狂打脸,刚进入大门就迎来天旋地转地眩晕感,肖战哪怕闭着眼睛也扛不住胃里翻腾的呕吐感,这会儿不用王一博提醒他已经把精神力全部输送给了王一博。


感受到肖战送来的精神力,王一博遏制不住上扬的嘴角,“这哥哥,只会嘴上逞能。”他小声嘀咕着终于控制着机甲在失重的环境中停稳。


肖战脸色苍白的趴在驾驶台上,还没来得及吐槽就被猛地转向晃晕了头脑。接二连三的陨石块儿让王一博手忙脚乱,副驾驶上的肖战也自顾不暇,最终只是躲过了四块陨石就被砸出了训练室。


大厅中陆陆续续地出现被陨石赶出来的哨向们,大家都是不服输的人,还没在大厅中站稳脚跟就又硬着头皮冲进了那扇门。王一博看了看肖战,却发现那人除了脸色白了些外没有其他不适,反而双眼充满了斗志。


“他奶奶的,今天老子不信还打不过这个陨石!”肖战怒气冲冲地驾着机甲进了那扇门。


这次只坚持了三块陨石就被扔出了训练室,肖战依旧骂骂咧咧地冲了进去。


这次坚持到了四块,两人被扔出训练室还没两秒就再次冲了进去。


五块,六块……虽然每次都在进步,但精神力的消耗却越发严重。在不知道第几次被扔出来的时候,肖战终于不再冲动,王一博若有所思地盯着那扇门,两人的眼神不期而遇,“既然躲不过……”王一博说着,肖战眼中突然冒出精光,“那就干掉它!”


两人一拍即合,斗志昂扬地冲进训练室。


如今的肖战已经逐渐适应最初的失重感,甚至还能配合着王一博将机甲迅速摆正。在他们站稳的下一秒,一颗巨大的陨石就从他们左侧袭来,机甲的控制还是以王一博为主,两人心意相通十分默契地躲过了第一个袭击。


按照之前的经验,躲过第一个陨石后必然会出现第二块,肖战将精神力以网的形式笼罩着机甲,以便随时发现异常。哨向的精神力结构不同,哨兵的精神力攻击力极强,多半是以直线形式出现,而向导的精神力则更加柔和绵长,可以多种形式对周围环境进行侦查。


肖战将精神力共享给王一博,一张清晰的精神网就出现在他的头脑中,从后侧袭来的陨石仿佛开了0.5倍速地靠近,他们轻巧地躲过第二块就看到第三块陨石竟从正前方扑面而来,前后两块陨石堵死了他们的路,陨石正在快速靠近,它冒着火光的模样给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他奶奶的!”肖战用精神力凝聚了个光子炮冲着第三块陨石发射过去。


“砰——”一声巨响后训练室将两人连带着机甲扔了出来,肖战和王一博灰头土脸地坐在驾驶室里茫然无措。远远的看见长官咬牙切齿地冲过来。


“这会儿跑路还来得及吗?”肖战潜意识觉得自己犯错了,手指紧紧按着关门的按钮,说什么也不肯让机甲外暴跳如雷的长官进来。


“开门吧,有我呢。”王一博拿开他的手,在长官进来的同时将肖战护在身后。


“是不是疯了!你俩是不是疯了!!光子炮能在训练室用吗!!能不能动动脑子!!”长官一连四个感叹句让肖战更加老实地缩在王一博身后。“还躲什么躲!你俩不用训练了!去给我跑圈!不跑到我满意不准停下!”长官拂袖而去。


大厅外日头正盛,操场上更是没有什么遮挡,单单是走了几步就让肖战汗流浃背。好在这次长官没有让他们负重,两人虽热但还是比较轻松的在跑圈。


“对不起啊,连累你了。”肖战觉得还是自己冲动了,那么多小型武器不用偏偏用了最大的光子炮,还好没出什么大问题,不让他和王一博说不定都会有生命危险。


王一博一把拽过肖战的肩膀精准地吻上他的唇,“废话连篇。”


被王一博的突然袭击整得心绪大乱,肖战抿抿嘴快步追上跑在前面的王一博,“王一博啊,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啊。”


“突然问这个干吗?”王一博反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好奇啊。”肖战擦了擦额头的汗,“说说呗博哥。”


王一博脚下一个踉跄,责怪地瞪了一眼肖战,“你就浪吧,比完赛看你还敢不敢浪。”


肖战不仅没被吓到,反而更加得寸进尺地撩拨王一博,一会儿拉拉手一会儿戳戳腰,王一博痛并快乐着。


“你俩要是不会好好跑就给我滚出去!”长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操场旁。


肖战听到后差点左脚绊右脚还是王一博及时拉了一把才没趴在地上。“小心点。”王一博轻轻皱眉。


当两人跑到长官面前后,王一博被拦了下来操场上只剩肖战一个人在跑,眼神幽怨的都能把王一博穿透。


“连娜珊给我了最新消息,哨兵党的法案要通过了。”长官低声说道。


“是上次说的那个法案吗?”王一博眉头紧锁,无意识地咬着唇上的死皮。


“是,你有什么想法?”长官询问道。


王一博沉思两秒后摇了摇头,“我人微言轻,若是真有办法也得等到大赛夺冠后。”长官赞成地点头,“一周后你们有个外出采买的时间,连娜珊应该会联系你,记得多注意通讯器。”说罢就看向操场上的肖战,无奈地摇头道:“这孩子聪明又坚韧,就是太冲动,你得好好磨磨他。”


王一博笑了下不置可否,他认为肖战就应该是这样,发生一点变化就不再是肖战。


“行了去跑吧,我走了。”长官说完就快速离开,丝毫不给王一博什么时候结束的机会。


“说了什么啊?”肖战终于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


王一博顺手擦掉肖战脖子上的汗,“晚上回去给你说。”肖战噘噘嘴没再问下去。


长官这次可真是不近人情,两个人愣是跑到了中午开饭才被叫停,肖战整个人挂在王一博身上,软软乎乎地撒娇耍赖非要王一博背着他去食堂。王一博没肖战脸皮厚,说什么也不肯背着他去,最终只好两个人各退一步,王一博把肖战背回了房间,他再去餐厅打饭送回去给肖战吃。


肖战安心享受着王一博的温柔,他不再惶恐不安地担忧王一博会离开,他知道无论他好还是坏,王一博都会一直在,这是王一博给他的安全感,这是一个十八岁的弟弟给他的爱与信任。


“王一博小朋友,谢谢你啊。”肖战笑着歪头。


王一博大口吃着米饭,“为什么要加个小朋友呢?为什么是小朋友呢?”


“十八岁难道不是小朋友吗?”


“我能照顾你啊,怎么能是小朋友呢!”王一博据理力争。


“行行行,大朋友行了吧。”肖战无语。


“是男朋友。”王一博纠正道。


肖战笑得灿烂,“谢谢你啊,男朋友。”



————————————————————

是我膨胀了,450热度什么的太高了

以后日更呀,差不多晚上六七八点的时候更新

记得双击,么么哒

PS今天我更了,你呢?@私令 

限流,请收藏合集

Q:哇!大大也是8月7号的生日吗!我也是诶!爱你哦大大!

哈哈哈哈我不是诶,我只是随手打了个数字呀,好巧

补一下暂退期间的呀

【哨向】驯服(37)

哨兵博vs向导赞

性格偏博机战羡,有私设

















两人的笑声引来了在房外焦急等待的方流青,“战哥你怎么样,怎么会突然精神力紊乱啊。”方流青急得鼻尖上都挂着汗珠,迟御飞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静静地站在方流青身后看着他对肖战嘘寒问暖。


“没事没事,就是昨晚没休息好。”肖战笑着打马虎眼。


“那你赶紧多休息会儿。”方流青帮肖战摆好枕头,扯平被子。“那我们先出去了。”他小声地说着,唯恐吓跑肖战的睡意。


肖战被他小心的模样给逗乐了,他拉着方流青的手不让他走,“别走啊,哥哥不困,陪我聊会儿呗。”方流青看了一眼王一博,“博哥在呢,让他陪你吧。”


肖战轻踹了一脚王一博,“你和迟御飞出去呗,让我和流青聊聊天。”


王一博再不情愿也还是拉着迟御飞离开了房间,在他看过肖战的过去后,他着实不愿看到肖战再露出希望落空的模样。


待两人都走出房间,肖战立马来了精神拉着方流青一起坐在床上,“流青啊,你和迟御飞之后有没有什么打算啊?”


方流青愣了一下,下一秒脸色爆红,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


“别害羞啊,给哥哥说说。”肖战一副诱骗孩子的模样,引诱着方流青往下说。


“也…也没什么,就是迟御飞说等比赛结束就带我去领证。”方流青脸色红的像要着火一般。


哨向之间除了一纸契约之外什么也没有,而且哨向之间十分不平等,若是契约绑定,向导则必须与同一个哨兵在一起一辈子,剩下的余生中他们要目睹着自己的哨兵与其他向导结契,乃至结婚生子。


但将契约升级后情况则完全不同,升级后的契约被称为哨向证。持有该证的哨向此生不可结婚,不可再与他人结契,算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象征。因此极少的哨兵会选择与向导升级契约,但这个证却是无数向导梦寐以求的。


“哇哦,那我提前恭喜你哦!”肖战漫不经心地嚼着苹果。


“那,战哥你呢?”方流青眉眼含羞地看着肖战。


“哎呦,你别这个眼神看我,一会儿迟御飞要杀了我。”肖战笑闹着推了一下方流青,“其实我一直挺好奇的,你的精神体是什么啊。”肖战好奇地盯着方流青。


方流青丝毫没意识到话题被肖战带偏,“它有点胆小。”话音刚落一只奶黄色的小仓鼠球就出现在了方流青的掌心,它把自己缩成一团,小脸埋在两只爪子中间,用圆滚滚毛茸茸的屁股对着肖战。


“这也太可爱了吧。”肖战用指尖轻戳了下仓鼠的肉屁股,“它叫什么名字啊?”


方流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叫肉肉。”


“肉肉啊,好可爱。”肖战轻轻抓起肉肉放在自己掌心,看着手里的小家伙逐渐把头从爪子里抬起,肉色的鼻尖上泛着晶莹的光,黑溜溜的眼珠警惕地观察着肖战,两只小爪子在他的手心不停抓点,小动作萌得肖战心尖发颤。


“太可爱了,让我吸一口!”肖战把揉揉捧到面前,用鼻尖刮着肉肉丰满的屁股,刚蹭了两下就被脸色爆红的方流青夺了回去。


“怎么了?”肖战一头雾水。


“你…你怎么能蹭肉肉屁股呢!”方流青捋顺肉肉被蹭乱的屁股毛。


“啊?什么意思?”肖战根本摸不着头脑,不懂方流青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知道吗?”方流青不可思议地反问。


“什么?”肖战迷茫道。


“精神体的体感可以传到哨向本体啊。”方流青解释道。


“真的?”肖战突然回忆起坚果趴在王一博胯间时自己腹部传来的触感,“我靠!”他突然想起自己趴在战神身上、揉战神耳朵甚至拍战神屁股……


“怎么了?”方流青不解道。


“没…没事。”肖战一言难尽抿抿嘴,继而眼睛一转看向方流青,“你说,要是一个人对你的精神体又揉又拍,你还纵容他是因为什么啊?”


方流青认真思考了半晌,“我只能接受迟御飞这么对肉肉。”


  肖战的笑容慢慢绽开,若有所思地摸摸鼻子,“原来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啊。”


  “什么?”方流青没有听清。


  “没事没事,哈哈。”肖战笑着打哈哈。“诶?坚果,你怎么出来了?”


  “哎!肉肉!”方流青手忙脚乱地把手里“嘎”的一声就假死过去的肉肉藏进胸前的衣服里,奈何坚果还在方流青身边徘徊。


 “坚果!过来!”肖战伸手去抓坚果,却被她灵活的躲过。


 “怎么了?”房门被推开,王一博和迟御飞担忧地看着他俩。一道黑影从迟御飞体内冲出,直直地奔向坚果,坚果被吓得“喵”的大叫,身手敏捷地爬上房顶的夹层中,飞流蹲在下面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汪!”飞流龇牙威胁着坚果。


“嗷——”一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战神就冲了出来,坚实的身体直愣愣地撞向飞流,把飞流撞得一个翻滚。坚果从房顶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在战神背上,眼神还十分挑衅地看向飞流,那模样肖战看了都想揍人。


战神和飞流都充满了杀气,凶神恶煞地盯着对方互不相让。


“吱吱——”微小的声响从方流青胸前传来,不一会儿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就伸了出来,它小心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吱吱地叫了两声,飞流闻声回头看到肉肉艰难地迈着短腿往外爬时,赶忙上前轻轻叼住肉肉的后颈,温柔地把它放在地上,用舌头帮肉肉梳理蹭乱的毛发。


战神没了对手便没了那么浓的敌意,调整姿势让坚果在自己身上更舒服地趴着,便走到肖战床边趴了下来。


四人四精神体都两两成双,平静地空气中却藏着不易察觉的暗流。


————————————————————

回来了,450热度或者85评论就日更

@私令 今天我更新了,你呢?

中饱私囊手牵手@私令 

中午在酒店休息,结果在放无羁,真是快乐的一天

姐姐不是妹妹


幼时——丹丹和赞赞在一起玩耍

  丹丹觉得赞赞真是个漂亮的姐姐,长大以后他一定要娶姐姐;赞赞觉得丹丹真是个可爱的妹妹,等他长大了一定要把丹丹娶回家。


少年时——两人因为家庭原因分隔两地

  女孩子给丹丹表白,丹丹OS:没有姐姐漂亮,没有姐姐温柔,没有姐姐温婉居家

  女孩子给赞赞表白,赞赞OS:没有丹丹可爱,没有丹丹软萌,没有丹丹古灵精怪。


青年时——“大龄”赞赞被催婚,刚到年龄就要结婚的啵啵

  赞赞:小时候邻家的丹丹妹妹就不错

  啵啵:除了隔壁的赞赞姐姐我绝对不娶

  赞妈&丹妈:隔壁只有弟弟(哥哥)没有妹妹(姐姐)啊


两家见面后——“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赞赞:这么怕黑,还不如是个小姑娘

  啵啵:一杯倒?你就应该是个女孩儿

  赞赞:有本事去鬼屋!

  (鬼屋)

  啵啵:啊啊啊啊!我不行!!走开!!(抱紧赞赞)

  赞赞(僵硬,又下意识抱紧):不怕不怕啊,都是假的


  (鬼屋出来后)

  啵啵:有本事跟我去骑摩托!

  (赛道)

  赞赞:老王!!!它怎么乱晃啊!!!啊!!!要倒了!!

  啵啵:我的车!!!(接住赞赞)你没事吧

  赞赞:没,没事啊老王,哈哈(尬笑)要不然你带我兜两圈?


  (兜风, 赞赞抱着丹丹的腰)

 啵啵 &赞赞:其实姐姐(妹妹)变成哥哥(弟弟)也还不错





    短打脑洞,后续概不负责

  

看了下热搜觉得好好笑,喷他演技,结果发现好多人是被他演技圈粉。这让我不禁想到了最初那波黑,一群人被颜值圈粉。战哥真的好绝,笑死我了。